期盼打造更多的城市新风景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1-23 14:20:25

南昌近视弱视怎么治,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通过梳理近3年来受理的涉未成年人权益受损民事、刑事案件后发现

  导致案发的比例竟高达

  □ 本报记者 黄洁

  4月24日,因监护不力,山东省一名4岁的小孩被自己家的狗咬伤,由于病情较重,孩子目前已转入北京儿童医院。

  4月26日,福建省厦门市一小区天降菜刀,所幸未砸中人。“幸好没有伤到人。是我们没注意,小孩玩耍的时候把厨房的刀碰掉了。”住户表示,今后会妥善放置刀具,做好孩子的监护。

  五一假期,《法制日报》记者在街头采访,碰见多名小学生模样的孩子骑着共享单车,其中一名男孩11岁,称是妈妈帮他租的。警方表示,未满12岁的孩子不得骑行单车,若因骑车发生交通事故,其监护人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监护权,堪称未成年人保护领域的重中之重,在即将实施的我国民法总则中,更是有近千字的篇幅对监护制度予以规范。记者从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了解到,该院通过梳理近3年来受理的涉未成年人权益受损民事、刑事案件后发现,因监护不当导致案发的比例竟高达65%。未尽安全义务、监护错位、沟通方式简单粗暴、将孩子当作失败婚姻的“报复武器”等,均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未成年人权益受损的罪魁祸首。

  未尽监护义务致儿童死伤频发

  李某与白某离婚后,女儿婷婷由父亲李某抚养,母亲白某定期探望。2015年7月的一天,白某带婷婷去看电影,购票时婷婷突然不见了。疏忽大意的白某以为孩子因淘气跑到别处玩耍,于是自己进入影城观看电影。而此时,婷婷已经被几名男青年带至一处密闭室遭受猥亵。婷婷返回后,白某察觉孩子情绪异常,在得知原委后,白某却并未第一时间带婷婷检查身体,直至李某为女儿洗澡时发现异常而报案。李某据此诉请法院判决中止白某的探望权。

  石景山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庭负责人杨洁告诉记者,监护人的疏忽大意并非个别现象,特别是在如游乐场、电影院等户外场所,或是在行驶中的汽车里等特定情况下,由于监护人无法掌控的因素较多,未成年人本身的自我保护意识又比较弱,常常无法及时意识到危险存在,因此监护人一时的疏忽就可能导致未成年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遭受损害。

  类似今年初发生在天津的儿童坠亡案件,石景山法院也受理过多起。在李某、王某诉某物业公司物件脱落、坠落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中,原告李某与王某的女儿在所居住的小区广场游玩时,攀爬到了广场景观水系的墙上,不料当孩子爬到墙的最高处时,不慎与放置在该处的锥形花盘一同坠落,造成颅脑损伤,当场死亡。

  对于这样的案件,在杨洁看来,就是典型的监护人没有尽到监护职责:“孩子在观景台玩耍时其实已经进入了危险地带,母亲既然全程陪伴,在孩子往上攀爬时就应该立即制止,将其抱下来放到安全区域玩耍,这样悲剧就不会发生。”

  此外,有关专家表示,国际上对未成年人保护有个较为成熟的做法,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就是未成年人一旦发生了违法行为时,监护人也必须受到相应处罚,因为他们没有尽到监护和教育的责任。除了日常的看管外,家长还应当主动学习有关青少年成长的相关法律规定,比如了解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明确规定驾驶自行车、三轮车必须年满12周岁,驾驶电动自行车和残疾人机动轮椅车必须年满16周岁,家长应当尽量多地学习这些法律规定,才能更好的履行自己的监护职责。

  监管缺失不当易致子女身心受伤

  除了偶发事件外,家长们日常生活中的监管不当或监管缺失,极易给未成年子女造成身心上的伤害,以致于引发严重后果。

  小磊年仅17岁,却有非常“丰富”的盗窃经验。2013年11月至2014年6月底,小磊先后在石景山区内多个住宅区盗窃超威牌、新需能牌电动车用电池23组,受害人多达23人。经鉴定,小磊窃得的电池价值总计8214元,且均已销赃,赃款剩余150元。

  法官在调查时发现,小磊是非婚生子,出生至今没有户口。而他的父亲因伤害罪被判刑,至今仍在服刑期间,小磊只有等父亲出狱后完成亲子鉴定等一系列程序才能上户口。上到小学三年级,小磊就辍学在家,之后又搬离了母亲家独立居住,靠打临时工维持基本生活,慢慢沾染了很多不良嗜好,最终因经济窘迫走上了犯罪之路。

  “本案中,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致使小磊权益受损,继而犯罪。可以说,家庭的失管是导致小磊犯罪的重要原因。”杨洁说,社会救济机构对于因各种原因未办理户口的未成年人在管理及救济上的疏漏,也加剧了像小磊这样未成年人的失学、失管状态。

  据统计,在石景山法院审理的未成年人侵财类犯罪中,约有80%的未成年被告人处于受监管不当或监管缺失的状态。例如,监护人或无视自己的职责和义务,对子女疏于管教甚至不闻不问;或是因外出打工使得孩子由老人隔代抚养长大,在子女进入青春期后履行监管职责不当,加重子女的叛逆;更有甚者侵犯子女的合法权益或是仅关注子女的学习和基本生活需求,未正确引导子女的消费观等。

  目前普遍存在的由老人帮助照顾孩子的情况,杨洁说,隔代教育也容易引发问题,一是长辈由于能力或者知识的缺乏,可能会影响未成年子女的健康成长,例如耽误孩子治疗、影响孩子正常的受教育权等等;二是长辈往往采用溺爱、放纵的监管方式,不能很好的引导孩子,也容易导致未成年人性格产生缺陷。

  不幸家庭成孩子正常生长强敌

  在审判实践中,法官们还发现,很多违法犯罪的孩子都是来自于破碎家庭。父母离婚使得孩子失去了父母的疼爱和管束,甚或夫妻双方离婚,却将夫妻间的矛盾延伸至子女,使得子女无法与共同生活的监护人一方进行正常情感交流等情况,从而给未成年被监护人留下心理阴影。

  在郭某诉寇某变更监护关系案件中,作为母亲的郭某起诉称,其与寇某因感情不和经法院调解离婚,婚生女小婷由父亲寇某抚养。可随着小婷的生理发育,逐渐感觉到,与父亲共同生活存在诸多不便。而且寇某本人脾气暴躁,曾因为郭某要求探视孩子,竟当着女儿小婷的面将其打伤,给女儿心理留下了暴力的阴影,甚至影响到了女儿后续的正常的交往。

  小军的境遇则更加不幸。其从小父母双亡,15岁就开始独立生活,学业只坚持到了高二。平日里他住在母亲遗留的公租房内,靠吃低保生活。一次,在与赵某因琐事引发的口角中,赵某讽刺小军是“没人要的孩子”。被激怒的小军用弹簧刀将赵某扎伤,造成赵某重伤二级。

  据了解,在此案的审理中,法官了解到小军的情况后,曾联系妇联、社工及帮教基地等,尽可能对小军进行帮助和辅导,甚至还为他找了一份工作。但杨洁始终觉得,法院对孩子的帮助终归是有限的。“目前,社会对因监护不当导致被监护人权益受损的救济体系尚不完善,尽管我国法律规定了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侵害被监护人利益应当承担的民事及刑事责任,但未明确赋予特定机构具有专职的监护监督职责。”杨洁说,“一方面未成年人受到侵害缺乏自我救助的能力,也因欠缺诉讼行为能力而无法单独向监护人提出;另一方面在我国多以身份、血缘关系为基础确立的家庭监护关系中,作为第三方的个人或者单位很难介入其中。而且,面对不断增长的流动人口,居民委员会等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对于人户分离未成年人的监督、管理和保护也存在一定盲区。”

  记者了解到,为切实保障儿童利益最大化,在审理涉未成年人的民事、刑事案件时,石景山法院采取了牵头多部门联动,区分情况介入案件处理的工作机制。一旦发现未成年人遭受或疑似遭受监护人虐待的,便立即联系居委会、妇联介入;发现未成年人家庭贫困影响其正常生活、就学的,则联系教委、民政部门进行相应解决;发现未成年人行为怪异、存在心理问题的,及时联系团委、心理援助部门进行相应处理,以此形成一个多部门协调合作,化解矛盾根源的审判模式,保护未成年人少受伤害。

  有关专家还表示,预防监护失责还可采取社会力量多方联动机制。专家指出,监护不当而造成严重后果,导致未成年人权益受损或者犯罪之前,或多或少都会有各种各样的苗头,而学校、社区都有可能发现这样的苗头。在学校里,辅导员和班主任应当多关心、了解未成年人的家庭、心理状况,在必要的时候多做一些家访,及时发现监护人监护不当的情况,并在问题相对严重时通知相关部门。在针对监护人的有效约束机制当中,剥夺监护权也应该是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重要手段,而这一点,即将实施的民法总则对国家监护制度的建立与完善有了更明确的规定,希望相关的配套法规、政策能尽快出台实施。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 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电信

  • 联通
  • 电信
  • 浙里投